云南同志娱乐频道
一个感人至深的同性爱故事
2020-03-03 15:45:22 来源: 编辑:江南 作者: 点击: 评论:查看评论 发表评论
减小字体 增大字体

孩子,你真是比我的儿子还亲啊。父亲哽咽着说。

伯父,您别这么想,南南在肯定做的比我好。现在南南不在,您就把我当儿子吧。再说,这些都是我们小辈该做的。

好儿子,你是个好儿子!伯父对不住你,以前的事你别往心里去。从今以后,你就是我的亲儿子。

爸——,一种被理解,被认同的感觉让小磊的眼泪夺眶而出。短短的四层楼,洒下了小磊的汗水和父亲的泪水。

在医院的几天里,父亲的病情得到了控制。而小磊却变得又黑又瘦。为了节省伙食费,小磊在医院的食堂里只为父亲定了一份饭。而自己却瞒着父亲跑到大街上,买一点白饭就着咸菜充饥。为了节省住宿费,小磊竟在医院走廊里的长椅上睡了足足十天。临离医院时,当已和他熟识的护士们得知这位病人只不过是同学的父亲时,都感动的热泪盈眶。

虽然父亲出院了,可父母亲的医药费就像一个无底洞,吞噬了小磊的全部积蓄和工资。看着这个清贫的家,看着小妹一年四季就那几套穿了洗洗了穿,已经发白的衣服,小磊焦急万分。于是,小磊向好友明借了一点钱,买了一辆三轮车。晚上偷偷在站前广场(杭州火车站)拉黄鱼车。因为没有执照,做生意要比别人困难很多。不仅常常会被抓住罚款,还要受有营业执照同行的排挤。不得不东躲西藏的做生意。为了多赚一点钱,小磊常常做到深夜一两点,才匆匆的赶回家。小妹很懂事的替小磊分担了早上的工作,小磊才能睡上五个小时。

去年冬天,父亲59岁生日。杭州人做生日有做9不做10的说法,而且对9的生日非常重视。这一天,小磊没有出车,而且下班早早的回了家。为父亲特意定了一个大的生日蛋糕,买了父亲最爱喝的阳河大曲。这是我父亲有生以来第一次过生日小磊把用血汗浸满的钱为父亲买的生日蛋糕和一台小收音机送给父亲时,父亲再一次老泪纵横:孩子,真是太苦了你了!父亲,母亲,小妹端起了酒杯,把第一杯酒敬到了磊的面前,推迟不掉的磊一仰而进,含着酒带着泪,所有的苦所有的委屈都伴着这甘醇的酒一咽而下。可小磊所付出的一切,又怎能让我的父母忘却。

在我回家的第二天,好友明来找我,话未出泪已先落。以前我一直不能理解你俩,但现在我好象懂了,爱是不分性别的。我握着明的手,无语泪落。这么多年了,终于有人能够理解同志之间的爱。可是我和磊付出了多大的代价才换来的啊。我只能在心底默默的感激明对小磊,对我们家的无私帮助。

自小磊来到我们家后,他在也没添过一件新衣服。穿在身上的依然是在学校里常穿的那几件。再也没有能在馆子里潇洒一把。但小磊从没有向别人诉过什么苦。只是那次为了买三轮车,才开口向明借过一次钱。明不让磊换,小磊不好意思,将父母在他上学时送他的,小磊身边唯一父母给他的纪念,一款精美的在国外买的手表送给了明。明不要可小磊又不往回收。直到我见到明,他仍将手表好好的保存在盒子里。我知道小磊非常喜欢这块表。有一次,我不小心把表摔在了地上,小磊为此还生了我半天气!后来,小磊主动找明帮忙开了些胃药。磊说他大学时胃就不好,现在是越来越严重了。明劝磊去检查一下。磊说老毛病了,吃点药就行。再说也没空。没办法,只能给他开了一些胃药,劝磊多休息,多保重。那天,明看磊实在是太苦了,坚持要请磊吃饭。在医院边的小饭店,明点了磊最爱吃的红烧鲫鱼。磊吃了点青菜就不吃了,说:吃鲫鱼对南南他妈的病有好处,如果我不介意的话,我想打包带回去给伯母吃。

听着磊那淳朴的话,明感慨万千,磊啊,你怎么这么傻,你就不会替自己想一想吗?我再买一盘,你把这盘吃了吧。

明哥,你挣钱也不容易,何必浪费呢。我真的吃不下了。磊把打包好的鲫鱼放进了书包里。

南南,说真的,到现在,我对你们的感情或者说是爱情,还是似懂非懂。两个男人之间怎么可能会有这么深厚的感情。小磊也不知道迷恋你什么,舍得为你牺牲一切。我想,即使是男女之间也未必能如此。我从心底里佩服小磊,小磊真的是个好人,可好人为什么不长寿呢?明问我,我不知道该怎么回答,只是流着泪听他诉说着一个又一个让我心痛不已的小磊的种种付出。

再次见到磊是今年春天的时候,他来医院给伯父取药。分别了几个月,简直认不出他了。人瘦的就剩下皮和骨头了。脸色蜡黄,和我说话时,不断的皱着眉头,有时还流着虚汗,显得很痛苦。我问他是不是胃病又犯了,他点点头。这时,有一种不祥之兆掠过心头。我要求他去做检查,可他死活不肯。我知道小磊是怕花钱,可看他这个样子。再不检查一下,不知道会发生什么事。我知道我要帮他出钱他一定不肯,于是,我以绝交相威胁,小磊才勉强同意做了检查。

可,可——明翕动了一下鼻子,我没想浇峁侨绱说牟锌帷<柑旌螅蔽以谝皆旱拇筇锬玫嚼诘恼锒鲜榈氖焙颍壹蛑辈桓蚁嘈抛约旱难劬Γ赴N夷米耪锒鲜樵诖筇镒遄逭玖耸种樱迷跹缘仍谖野旃依锏睦谒怠U馐保业雇春拮约何裁匆欢ㄒ评谧稣飧黾觳槟兀』氐桨旃遥已鹱扒崴傻亩岳谒担好皇裁创蟛。皇且≡褐瘟埔幌隆?擅舾械睦谝丫游业牟蛔匀恢胁炀醯搅耸裁础H绻皇鞘裁创蟛。谥牢伊私馑拇常遣换崛盟≡旱摹@谝罂凑锒鲜椋揖芫恕?/P>

他似乎明白了一切,喃喃的说:我明白了,我明白了!我能承受的住,你给我看吧!

看着磊凄然而又刚毅的面庞,我只能把诊断书递给了他。磊拿着诊断书的手在不断的颤抖,他知道这两个字的份量。很快,小磊平静了下来,说:其实,我也想到过,可真没想到这么快。这一生,我也没什么遗憾了。因为我曾经真正的爱过,并为我所爱的人付出了一切。比起那些一辈子都布知道爱的滋味的人,我幸运多了。我还求什么呢!说完他笑了,那么无奈,那么凄然!

不幸终于发生了。一个星期天的下午,小磊踏完了黄鱼车,劳累了一天的他匆匆赶回家。给父亲换完药之后,小磊进了厨房开始做饭。咚——锅子落地的声音,母亲很急的走进厨房,小磊已昏倒在厨房里,刚淘的米洒满了厨房,小磊躺在水池前,淘米水顺着小磊的上衣滴答,滴答的往下流着。母亲哭喊着:孩子,你醒醒啊,孩子。

母亲抱着小磊的头,用手轻轻的拍着小磊的脸。小磊悠悠的睁开眼,吃力的说:伯母,我没事,您——您别哭!小磊努力的试着站起身来,可试了几次都未能成功,又一次昏倒在我母亲的怀里。

当小磊醒过来的时候,已经躺在杭州市肿瘤医院的特级护理室了。这一切都是好友明的安排。明动用了所有的关系,而明的朋友也被小磊的事迹深深的感动,再医院病房紧张的情况下,特意给小磊设置了一个单间病房。小磊才得以住进医院。

小磊的父母也闻讯从家乡赶来,当他们看到病床上又瘦又小的儿子时,两位老人不禁悲声长放。小磊的母亲抱着他的脖子,哭得一句话也说不出来,只是用脸紧紧的贴着小磊的脸。儿子,别怕,妈在你身边,妈会照顾你的。

妈,儿子好想您!儿子这辈子不能再孝顺您了,下辈子,儿子一定好好孝顺您和爸爸。

别说了——,你是妈的好儿子。

儿子是娘的心头肉,如今,却是白发人送黑发人,又是一种何等的凄惨情景啊。

爸,是儿子不好,让你们生气,还让你们操心。三年了,我都没有回家看爸妈一次,真的对不起。可我真的太爱南南了,难道两个男的之间就真的没有爱情了吗?爸妈,我只求你们能够理解我和南南。

都是爸不好,是爸错了。望着老泪纵横的父亲,小磊终于第一次放声大哭,发泄着这三年所受的全部委屈和痛苦。全家三口紧紧的抱在一起,悲声震颤了整个病房。这时,父亲在母亲的帮助下,也来到了小磊的病床前,抚摸着小磊的头说:孩子,真是苦了你了。把你累成这个样子,我们不知道该怎样报答你。来,孩子他妈,咱给小磊跪下,我们谢谢你了。说着,父亲,母亲双双跪地,全屋的人都感动的流下了眼泪。

接到磊的电话时,简直不敢相信是他,我已经三年多没有跟他联系了。尽管离开这个城市后,心里想的念的依然是他。可分手时的痛楚和屈辱让我无心再语。但一听声音,还是听出了他,声音还是那样好听,不过显得很微弱,并能感到他说话很吃力。南南,你能给我写封信吗?一页也行,我——我想你——。伴着嘶哑的哽咽说完了他最后一句话。放下电话,心中又涌起分手时的痛苦,可我不是绝情的人,我决定有时间就给他写信。但由于单位要我带团出国,就把写信的事拖的下来。直到回国后,妹妹的一份加急电报和一封信才把我从冷漠的情感中彻底击醒。

哥哥:小磊哥病重,速归!

哥哥:笔提泪落,原想写信告诉你两个好消息。一是瘫痪近三年的父亲已能下床走路了,二是我已经被北京大学录取。本来我想能和哥哥在北京,应该很开心。但是,你的冷漠和无情让我这个做妹妹的实在心寒。我不理解,磊哥为什么在死之前,还念念不忘你,还喊着你的名字,可你却在北京逍遥快活,完全不管小磊哥的死活。我想即使是普通朋友,你也该回来看看他,可你是如此的绝情!我真的不知道你还是不是我哥哥!你可知道磊哥为咱家所付出的一切?我又是怎么考上大学的吗?为了这个家,他一个和我们家毫无关系的人,忍受着你的冷漠和不解,忍受着家庭和社会的巨大压力四处奔波。哥哥你知道那天磊哥是在哪给你打的电话吗?是在医院的病房里,是在全家接到他胃癌后期第二次病危通知书的时候。刚刚稍好些的他想的是你惦记的还是你,我特意借了手机给磊哥,可你在电话的那头是如此的冷漠。你还是我哥吗?

4页 上一页 [1] [2] [3] [4] 下一页 

上一条:
下一条:
发表评论
姓名:
标题:

云南同志娱乐频道
云南同志娱乐频道
云南同志娱乐频道
推荐新闻
热门点击
云同交友
社区热帖
..:彩云之南.::.同心飞扬.::.:. 云同网 版权所有 Copyright© 2001-2011 yntz.Net yntz.cc 滇ICP备05001819号 同志交友
云同网客服及广告联系: QQ 10407470    微信:148434900 Email:mywebbox@tom.com  
云同聊天室管理:QQ 10407470     管理登陆